无头骑士

记录事实的司马迁罢辽

【乾坤正道】岁月神偷

我就是很容易哭   希望你们一直好好在一起
强烈推荐

牛奶罐子:


蔡徐坤推门进来的时候离整点还有十分钟,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守时。

出于艺人惯性,他戴了一顶刺绣的棒球帽,一个纯色口罩就把脸遮了大半:“久等了。”

“怎么会。”

趁他放外套落座的间隙,我把他拜托过的签名照从包里拿了出来。还是约饭的时候他提到的,过年的时候他陪家人去看电影,母亲被银幕上的朱正廷迷得不行。他一边吐槽收藏签名照这种追星方式太落伍,一边问我能不能顺便给他带过去。

我记得当时他还在微信上调侃,「我妈妈都不记得我们也曾做过一年多的队友,你说好不好笑。」

想到这儿我抬头看了他一眼,他的视线正聚焦在照片上,拇指指腹在一张接一张的签名处挨个摩挲。许是感受到了我的目光,他笑着看向我:“还是你先帮我装着吧。”

我们今天约的是火锅局,他把签名照递还给我:“我今天来没带包,可别溅上汤料了。”



我认识蔡徐坤和认识朱正廷的时间一样长,那个时候他们俩参加了同一档节目,他们是练习生,我是实习生。

而我们能一直保持联系到现在的原因,后来我仔细回想了很久,应该是那一年朱正廷过完生日的第二天,我无意间跟蔡徐坤提到,我前一天晚上看到了在卫衣帽子的抽绳上系了个红色气球的朱正廷,他一个人在夜幕中玩得很开心。

——黑夜也遮不住他的光芒。

那段时间恰逢朱正廷因为一些无中生有的风言风语被舆论一通痛踩,我随口感叹了一句,万幸他这个生日还不算全无快乐。我当时还跟蔡徐坤说,我相信节目最后他们俩肯定都能出道的。

我那句话里祝愿的心思是真心实意的,尽管蔡徐坤可能只是把它当做工作人员的一句客套话随便听听,但确实是从那一天起,他记住了我的脸。

他们在大厂的日子不算惬意,蔡徐坤的体质又称得上特殊,那天以后他有什么紧急的事情总是第一时间来拜托我,一来二去我们也变成了相熟的关系。



蒸腾的热气慢慢散尽也就到了茶饱饭足的时候,我把签名照重新拿出来,连带着策划书一起。

蔡徐坤双手接过时,脸上的神色给了我一种,他刚刚才想起,今天我们约这顿饭的由头是什么的错觉:“我会带回去好好看的。”

“说起来,朱正廷也在我们这次的拟邀名单上。”

“是吗?”他的嘴角似乎带了一点弧度,“那我更得好好考虑了。”



这档节目是我们从国外买的版权,邀请了圈内不同领域不同年龄段的艺人,用摄像机记录他们的同居生活。参演人员确定之后,导演组会分别和各位艺人提前接触,为先导片准备一些素材。我跟进的恰巧是蔡徐坤的小组,收工之后便问他晚上有没有时间一起吃饭。

蔡徐坤举着手机屏幕在我面前晃了晃,笑得挺开心:“我刚刚约了人。”

我只来得及瞥了一眼,他用作聊天背景的图片有点像他和朱正廷合作《PPAP》时候的舞台照。

还是双人focus的那种。

我摇头表示并不介意,一遍帮忙收拾设备一遍听蔡徐坤打电话订餐:“对,鸡汤要带香菇的那种,麻烦再帮我加一份鸽子汤… …”



节目正式开始录制的时候,朱正廷是第一个到达别墅的人。

他按照线索提示把行李放进节目组安排给他的房间里安置好,自言自语的小模样看起来有些拘谨,又好像他其实自得其乐。我隔着一个屏幕看着他,仿佛看到了刚开始认识他那会儿,他在镜头前把所有的天真和赤诚毫无保留地展现出来的样子。



有人说过,喜欢这种东西,就算捂住嘴巴也能从眼睛里跑出来。

我不知道这句话是否可信,但是当朱正廷打开门,而进来的人是蔡徐坤的那一刻,我忽然就想到了这句话。

第一天是他们两个一起做的午饭,也只有他们两个。关上冰箱门的时候,朱正廷念叨了一句,“有机会去超市买点芹菜回来吧”。

蔡徐坤弯着腰在洗菜,镜头照不见他的表情,只能看到他把洗好的蔬菜递给朱正廷去切:“今天中午让你尝一尝蔡徐坤牌青椒肉丝。”



其他参演的艺人在下午陆续到齐了,一群人坐在客厅喝茶聊天。

前一天刚熬完夜戏的朱正廷伸着长腿坐在最靠边的沙发上,怀里抱了个靠枕,有一搭没一搭的应和着,小脑袋渐渐不受控制地歪向了蔡徐坤的肩膀。

“对,我和正廷之前就认识。”蔡徐坤一边答着前辈的话,一边小心翼翼的给朱正廷拨弄了一下刘海,刚刚好能帮进入浅眠的他遮挡灯光。

你看,从家人到前辈,几乎没有人记得他们也曾是彼此的队友。

可是,在朱正廷带着弟弟们摸爬滚打一心向前的日子里,也曾有一个队长为他短暂的遮过风挡过雨。

原以为是再怎么向前也跨不过的名次鸿沟,回神时才发现他们在不知不觉间早已并肩,所以当一个人歪头的时候,才刚刚好会靠上另一个人的肩膀。



晚饭的时候蔡徐坤做了一道可乐鸡翅,朱正廷看起来吃得专注又开心,甚至不用抬头就能接住蔡徐坤及时递过去的纸巾。



还有一段素材,是我在审完片以后才看到的。

朱正廷的三十岁生日是在这个节目里过的,庆祝活动结束后,他和蔡徐坤两个人一起坐在院子里看了很久的星星。

蔡徐坤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个红色气球绑在自己手腕上,朱正廷和他肩靠着肩,一只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拽着对方手上的绳子。

我原以为他们当初在队内的关系只能算普通,可现在又觉得他们之间有一种旁人说不上来的默契,就像是... …



就像是,如果把这八年的故事倒过来讲,那么大概会是,这个世界上有一个拖家带口的英雄,还有一个单枪匹马的英雄。他们在各自擅长的领域如鱼得水,写过歌也拍过戏,演唱会见面会场场人气爆满。

像逐梦的风筝遇见堂吉诃德,他们怀着相同的梦想靠近彼此,在相遇之后有了一个共同的组合,然后单枪匹马的英雄替拖家带口的英雄接过了队长的担子。

他们一起开了巡演,一起环游世界,在忙碌又快乐的日子告一段落后,又一起参加了一个比赛。一开始只有二十个人,后来这支名为梦想的队伍不断壮大,直到他们有了一百个人一起努力,然后一起站在同一个舞台跳了一首叫做《Ei Ei》的歌献给这个世界。

礼花落下的时候像是下了一场雪,他指了指自己的脸颊,而他笑着给出了一个飞吻。



红色的气球慢慢飞到了天上,倒转的时钟在慢慢走向故事开始的地方。

我忽然很想知道他们的故事,漫长时光缱绻的那些年。

每个人都想知道他们的故事,可是没有比把他们的名字放在一起更动人的故事了。

这时光,可真好。

评论

热度(628)